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十一章 決一死戰(下)

作者: 三天兩覺  分類: 玄幻奇幻  更新時間:  直達底部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隨著一聲爆響,姬和德蕾雅二人瞬時就被卷入了一次bao zha中。

    這bao zha自不是一般的熱兵器造成的,它來得無跡無形、無煙無火,有的只是一片令空間模糊扭曲的奇特效應,且穩定在一個直徑五米左右的球形范圍內發生。

    這一招,名為“時間bao po”,是前聯邦護衛官米歇爾金的異能。

    當然,今時今日的米歇爾,已不是什么護衛官了,而是第六帝國皇帝子臨的御前侍衛之一。

    “哼……出手的時機真不錯啊!眱擅牒,姬的聲音再度響起。

    隨著“時爆”的模糊效應消散,他和德蕾雅的身影也再度出現,兩人皆是毫發無傷地待在德蕾雅制造的防御力場中,姬的臉上還擺出了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

    因為姬的手上有謊言之書,所以他來之前就已知曉子臨身邊有侍衛在了,而子臨這邊,無疑也知道對方已經掌握了這一情報;故而,適才的這番攻防,對雙方而言都不算意外,姬就是吃定了時間bao po奈何不了德蕾雅,才會這么有恃無恐。

    結果,也的確如此……

    不過,子臨身邊的前護衛官可不止一個,“無限加速”威廉希文,今天也在。

    作為地球上最強的神速者,他的存在就類似于一種陽謀;對方就算知道他在,也很難用取巧的方式去針對他,只能靠實力應對。

    這不,“時爆”的效應剛剛結束,希文也適時出手了。

    在希文的世界里,一旦他開始“加速”,周遭的一切都是慢若靜止的,殺人對他來說從不是什么難事。

    不過……眼下想要取姬的首級,就必須要面對一道難關德蕾雅。

    雖然米歇爾的時間bao po讓德蕾雅的防御力場清晰的顯現了出來,這點對希文是有所幫助的,但這也無非只是避免了希文以高速撞上力場導致自己受傷乃至自滅的情況。

    真正的難題還是沒有解決,即“如何突破這種蠻不講理的萬能防御?”

    當然了,身為一名狂級能力者,即使能力類型和能量外放完全不沾邊,但在處理這類能力時希文也是有一定操作空間的。

    但見,希文在接近到力場邊緣的時候,先是探出一手,試著用操控能量的技巧去撕裂對方的力場……然,未果。

    于是,他又改變策略,通過高速震動自身的分子,試圖讓肉身從分子層面穿過這力場來動手。

    可惜……還是失敗了。

    這次失敗,讓他右手的半個手掌化為了烏有,這還是在他“收手快”的前提下,要是他反應再慢半拍恐怕整條胳膊和半個腦袋都沒了;雖然這傷也不算很重,以這個時代的醫療技術而言,這種損傷完全是可以痊愈的,但希文的這次突襲也只能到此作罷。

    因為他還真就沒有別的什么辦法了……

    或許在一般人看來這有些諷刺,兩名前護衛官,現任的御前侍衛,之前拿子臨的量子革命沒辦法,現在又拿德蕾雅那簡簡單單的防御力場沒辦法。

    但這,就是能力先天性質上的差距;用前文提到過的“形狀論”來說,希文雖是狂級,但他的能力只是平面圖形,米歇爾的時間bao po比較復雜些,但也不過是立體形狀,他們的能力是很難對那些最頂級的能力構成威脅的。

    再者,由于德蕾雅從戴上鐵面具后就一直被迫處于不眠不休的狀態,所以她也早已適應了這種持續的“應激狀態”,她的防御力場也時刻都是在應激狀態下的,不存在任何“無意識”或者“松懈”的時刻;僅僅是這種防御,就足以讓這世上大部分能力者無能為力。

    綜上所述,希文……很快就選擇了撤退。

    知難而退。

    他這整個突襲和撤退的過程,快到只發生在12秒之間,且希文是從姬他們身后發起突襲的,所以……從始至終,對方壓根兒就沒發現他來過。

    “看來還是得我親自動手啊……”子臨這邊,倒是知道自己今天帶的兩名侍衛都已出過手了,也都已盡力了,但事已至此,他也明白,只能自己親自上陣才行。

    德蕾雅真的比他強嗎?真的能殺他嗎?

    其實子臨也不知道。

    此刻的子臨,確確實實的是在面對一場結果未知的、有可能會戰敗身死的戰斗。

    和對付納坎沃時不同、和對付護衛官們時也不同,那些對決根本稱不上是戰斗,因為不管那些對決的過程和表面上看來的結果如何,后續的發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可現在,他不得不……認真了起來。

    而當子臨認真起來時,量子革命能做到的事,就相當可怕了。

    他其實也并不需要制造什么大范圍無差別的破壞,只要方法得當,看似普通的一擊,就足以殺死包括暗水在內的各種超強存在;他只要在那微不足道的寸許之地,釋放出宇宙級的破壞力、并切實命中,即有機會結束戰斗。

    但德蕾雅也不是那么好殺的,“現實修正”這個異能的潛力比起“量子革命”只高不低,縱然德蕾雅并非最純粹、最強大的先天覺醒型現實修正者,但她現在究竟被姬推到了哪種高度,就連姬自己都說不清楚。

    有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一刻,在這蒼茫的冰原之上,兩股超越常識的力量凝然而峙,在一個短促的瞬間給這整個星球都帶去了一份若有實質的壓力。

    所有身在這個星球上的生靈都在子臨和德蕾雅準備出手互相攻擊的那個剎那感受到了一種末日將至的厚重沉壓。

    人們停下了手頭的工作、娛樂,放下了送到嘴邊的食物,止住了原本匆忙的腳步。

    大街、小巷、陋室、殿堂……身在這個星球各地的人都在這時抬頭仰望,向著同一個方向,好似在等待著什么,但又沒有人能說得清那到底是什么。

    那是一種模糊的感覺,一種毀滅將至的預感,一種身為生靈的本能。

    就像很多動物會在地震發生前后做出異常的行為般……

    即使是人類這種被罪惡侵蝕了多年、往往死到臨頭都還不自知的、活在混蒙中的生物,在這天,一樣清晰的感受到了……那種被某種不可抗拒的力量所支配的恐怖。

    冰原之上,子臨的身前數米之處,已被他撕出了一個圓形的空間裂隙,這個“圓”像一道屏障,剛好擋在了他和德蕾雅之間,無論從這裂隙的哪一面往里看,都只能看到無盡的虛空。

    德蕾雅的視線因此而無法鎖定子臨,為了保護姬,她也不能獨自移動位置遠離她的主人,所以要想完成“放逐”她就得擊碎或至少抵擋住阻擋在她和子臨之間的一切。

    她開始集中意志,無視不斷留下的鼻血和已在自身表面凸起的諸多顏色詭異的血管,試圖用現實修正的力量將那裂隙的存在“否定”并“抹除”。

    而子臨則在很短的時間內于手上運成了一個籃球大小的小型黑洞,并準備將其扔進自己這一側的裂隙中。

    這個招式……會在小型黑洞進入裂隙的這一側后,化為光束般的形態從另一側轟出來,呈直線將黑洞級的破壞力延展出去,摧毀沿途的所有物質。

    德蕾雅的防御力場能否擋下這種攻擊,也是個未知數。

    姬自不會在這種可能令自己喪命的攻擊前懷著什么僥幸心理,他當即接管了這場戰斗,直接用思維向德蕾雅下達了一系列直接且明確的行動指示。

    下一秒,德蕾雅就停止了正在嘗試的事,并帶著姬一同再度瞬移,來到了子臨后方。

    子臨見狀,冷哼一聲,心念一動,雙腳離地,緊接著,其周身立刻出現了十二塊形狀不一的平面裂隙,互相拼銜成一個黑曜石般的巨大的晶體,將子臨圍在了里面。

    “喂……你這是要把地球也一塊兒毀掉嗎?”姬是看得懂子臨的攻擊的,所以他才道了這么一句。

    方才子臨的攻擊是面向一個方向的,且高于水平角度,所以其最終無非會射向宇宙,最壞的狀況也就是命中太陽系的其他星球并留下一個貫穿星體的、微不足道的窟窿;但現在他要是發招,就會同時朝著四面八方十二個方向轟出“黑洞波”……朝著水平方向以上的攻擊不談,朝下的那些可是會把地球貫穿的。

    “地球沒你想的那么脆弱!弊优R的聲音從黑晶中傳來,字字清晰,“等你死了我會想辦……”

    他的話,沒有說完。

    并不是姬或德蕾雅打斷了他,而是他自己,在那黑晶的中心,遇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狀況……

    此時站在子臨的角度,視力其實已沒有用了,因為他周身被十二面通往虛空的時空裂隙包圍,哪一面里都沒有光,按理說他是什么都看不見的。

    然,就在這片讓人對自身的存在都會感到質疑的“黑”中,子臨竟忽然看到了東西一雙眼睛。

    那是一雙蛇的眼睛。

    在一個極其遙遠的地方,默默的,凝視著子臨。

    雖然它無聲無息,但那種難以言喻的存在感,還是吸引到了子臨的注意。

    子臨不知不覺就看得呆了,一種他從未體會過的、像是引力般的力量,仿佛要將他的意識、他的靈魂都一并拽過去一樣,讓他一動不動地盯著那雙眼睛。

    而那雙眼睛和他之間的距離,似乎也在拉近……越來越近……

    就在子臨一言不發地和那雙眼睛對視并出神的時候,伴隨著一聲清脆的碎裂之聲,他周身的那些裂隙竟然崩壞了。

    刺目的陽光灑下。

    重見光明的子臨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是史三問。

    “我建議你忘掉你看到的東西,以后也別再去看!贝藭r,史三問就站在子臨面前兩米開外;他還是那副老樣子,邋遢的發型、滿臉的胡渣、不明所以的py裝束、還頂著兩個一看就是熬夜打游戲造成的黑眼圈。

    他這造型本身倒是沒什么令人驚奇的,但這會兒,史三問竟還用公主抱抱著個人冼小小。

    “史老師……你……”子臨驚疑之際,又下意識地越過史三問的肩膀朝遠處看了眼。

    結果,他看到的景象居然是……半空中,姬正被德蕾雅掐著脖子高高舉起,并痛苦的掙扎著;而此刻德蕾雅臉上的鐵面具已經不翼而飛,她正滿臉是血、神情狂暴地瞪著姬。

    “我剛才到底失神了多久?”子臨定了定心神后,馬上問了這么個問題。

    “并沒有很久!笔啡龁柕,“感應到地球可能會毀滅時,獵霸就急忙忙找到了我,稍微跟我說了幾句,他就把我送到這里來了……然后我就發現你在凝視著‘混沌’玩蛇呢,所以我趕緊把你周圍的裂隙打碎了,把你的意識拉了回來!

    “那她……”子臨低頭看了眼史三問懷里的冼小小。

    “你在這里和姬剛聊上,另一邊,受到天一委托的獵霸就瞬移到天選島去‘回收’冼小小了!笔啡龁柣氐,“浪客當初在修改這孩子的認知時,出于善意給了她‘我很強,絕不會戰死’這樣一個暗示,而當一個現實修正者有了這樣的認知后,即使她的能力受到了思維限制,也足夠保命了!

    子臨聞言想了想,又道:“那她現在怎么在你手上了?”

    “獵霸剛把她從一個奇點空間里拖出來,就感應到了你們這邊的狀況,情急之下他干脆就扛著人直接到了我那兒……”史三問說著,也低頭看了眼冼小小,“這孩子的情況我大致上都清楚,你也不必再費心了,以后還是由我來照顧她吧,我想天一本來也有那個打算……畢竟‘xi nao’這種做法用在現實修正者身上也只能是緩兵之計,弄到后來就會變成……”話到這兒時,他也回頭瞟了眼姬那邊,“……那種狀況!

    就在他說話的同時,七竅流血的德蕾雅慘叫一聲,從半空摔下,停止了呼吸。

    而被松開了脖子的姬狼狽的摔落在地后,愣是沒死,只是臉色發紫地大口喘息著。

    “她的面具是你摘掉的?”數秒后,子臨又對史三問道。

    “不是!笔啡龁柕,“獵霸摘的!彼D了頓,“那姑娘的防御力場很棘手,就算是我……恐怕也很難在不殺死她的前提下將那力場破壞,不過萊文現在的能力卻是可以穿越力場直接摘她的面具!

    “但從結果來看,她還是一樣死了不是嗎?”子臨道。

    “不一樣啊!笔啡龁柕,“摘了面具后,她至少在死前完成了復仇的愿望!彼D了頓,“哦對了,一會兒你得負責送我回去,獵霸那家伙摘完面具后就說要把面具送回書店去,先走一步了!

    “呵……”子臨干笑一聲,“看來這里發生事,也都在天老板的算計之中是嗎……”

    “你那毀滅地球的決心恐怕不在吧,但這事兒到了他的口中應該也算是‘有趣之處’了!笔啡龁柕。

    子臨點點頭,沉默了片刻,然后便露出了一個帶著幾分邪氣和幾分虛假的微笑:“ee e!

    他很斯文地跟史三問打了聲招呼,然后繞過對方,走向了正跪坐在地、呼吸未平的姬,邊走邊提高了嗓門兒道:“你先前猜他是想‘給我制造點麻煩來取樂’,我本以為是對的……可現在看來,他好像是在‘給你制造希望、玩弄你來取樂’啊。

    “呸”姬啐了口干嘔到嘴里的膽汁,用袖口抹了抹嘴,翻身坐起,“事到如今,我沒什么好說的,成王敗寇……你要是還有點人性,就給我個痛快吧!

    “呵……”子臨蹲下,讓視線與其相平,“我連人都不是……這話可是你說的!彼斐鍪秩,輕輕拍了拍姬的面頰,“你自己覺得,殺你現在還有意義嗎?”

    “你……”姬的臉上青筋爆現,他一輩子都沒受過這種侮辱,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但子臨本來也是不會殺他的,子臨連索利德都沒殺,又怎么殺現在這個敗相畢露、已成“廢人”的姬呢。

    “不殺我,你會后悔的!奔П锪税胩,咬牙切齒地憋出了這么一句,“我姬必能東山再起、卷土重來……”

    “你可以試試,看德蕾雅同不同意啊!弊优R悠然接道。

    “你說什么?”姬不明白這話的意思,因為德蕾雅分明剛剛死在他的腳邊。

    “哦……對,你現在已經感知不到能量了!弊优R道,“那我提醒你一下吧,剛才她掐你脖子的時候,其實本就不是打算要掐死你,而是在對你用能力!

    姬道:“她已經死了,她的能力自然也就……”

    “……解除了?”子臨順著對方的話,笑著打斷道,“呵……那可不一定哦;很多高位能力就算是能力者死亡了也會繼續產生效應,更何況是現實修正者的能力呢!

    此言一出,姬的表情變了。

    “用一個比較形象的詞兒的來比喻,你已經被她‘詛咒’了啊!弊优R道,“你那生不如死的漫長人生,現在才剛剛開始哦~”他聳聳肩,站了起來,“你不是覺得自己可以和‘姓天的’一樣嗎?那正好……從今天起,你也有機會品嘗一下他這千萬年來曾體會過的絕望……”他說到這兒,還故意頓了頓,才接道,“……的冰山一角了!卑俣纫幌隆凹q臨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