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要說這個懷空和尚也是怪人一個,江源與他認識的時間不長,并且還是通過這么個方式認識的,但一路聊下來感覺兩人的關系近了不少。

    一開始江源對他冷嘲熱諷,他也不生氣,該怎么聊怎么聊。俗話說抬手不打笑臉人,人家客客氣氣的,江源也不好總是出言嘲諷,跟他客套起來。一來二去,彼此之間竟然噓寒問暖起來。

    “懷空,我還是不明白,你說你一個和尚,跑這來給人家憶靈公主當護衛,難道你不知道帝王的心思?表面上是護衛,可實際上就是招女婿,到時候你若是勝出了,人家召你還是不召你啊。”江源說道。

    懷空已經將伏魔袈裟收起,身穿那一襲白色僧衣,倒顯得多了幾分出塵。面對江源的盤問,懷空倒也不猶豫,直言說道:“貧僧是個老實人,看不出這里面的道道,況且貧僧對戰斗情有獨鐘,有如此絕佳的切磋機會,能夠以武會友,何樂而不為呢。若是貧僧最后有幸勝出,那憶靈公主一心向佛,貧僧倒是可以考慮將她收了帶在身邊做個小沙彌。”

    江源眉頭微皺,笑罵道:“若是讓圣辰靈祖聽到你這番話,非得提你上雷音佛宗理論一番不可。那女人頂著個這么大的名號,可脾氣壞得很,剛剛見了我一面,差點用氣勢壓死我。”

    “江源施主,俗話說種什么樣的因,得什么樣的果,圣辰靈祖乃是前輩高人,不會平白無故找你的麻煩。說到底,還是你先惹事在先,不過貧僧還是佩服你。竟然能把圣辰靈祖惹急了,并且能活著來到這里,倒是有幾分本事。”懷空笑道,雖一臉正經,但偏偏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其實懷空的語氣萬年不變,無論說什么話,都是這一副得道高僧的形象。俗話說,不喜形于色,他恐怕已經是這種境界了。

    兩人攀談一番,得知懷空竟然是從雷音佛宗來的,他身上的幾樣秘寶,也都是雷音佛宗之物。這也難怪,帝都是何等地方,倘若懷空真的是江源所想的那種淫僧,又怎么能混進這里。

    并且根據懷空所說,這天龍營內根本沒有太多的規矩可言,外部所設下的龍衛軍只是象征性的站崗。除了防止閑雜人等入內,根本沒有其他任何任務。

    想想也對,此處之人大多是身份顯耀的強者之后,實力也不弱,就算真打鬧起來,外面把守的龍衛軍又如何攔得住。并且這群人是對手,從進入這里就知道,讓他們提前爭斗一番,磨磨性子也是好事。

    分別之際,江源再三詢問道:“懷空,你當真不是為了娶憶靈而來?”

    懷空輕笑一聲,說道:“阿彌陀佛,平常玩笑也就罷了,我若真娶其回宗門,非得被逐出師門不可。再說了,此處乃是龍族,他們眼光高,門檻也高,放貧僧進來只是給雷音佛宗一個面子而已。”

    他說的也有道理,而且他的實力雖不弱,但卻不是此處最強者,就算有這個心,也沒這個實力。

    回到大殿之中,此處雖然規模不大,但若是一個人住,那也相當豪華了。進入其中后可開啟內部禁制與靈陣,確保不會有其他人闖入。

    一入大殿,江源迫不及待的從神界中取出那一支四圣杖,如今的四圣杖與之前那一條破樹枝完全不一樣。光滑圓潤,看似木質,觸摸起來卻有著金屬質感。其上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篆文,符咒,圖騰,四種顏色相互交織,華麗又精致。

    最顯眼的莫過于最上方的那一顆晶瑩圓潤的水晶球,與下方木杖渾然一體,看似脆弱的水晶球實則是四圣杖中最強橫的部分。四靈之力貫穿其中,戰斗中只要被擊中,四靈之力穿透護體能量,就會在其體內肆虐。

    單單是一種力量就極其恐怖,更何況是融合之后的四靈之力。

    這四圣杖是基于四靈,又凌駕于四靈之上的法寶,聽青龍說,此物強橫,不入神器之內。也就是說,四圣杖遠比太古神器要珍貴許多。

    還是那句話,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寶物不能泄露。碧落黃泉倒還好,如今在帝都之內他們不敢動手。到時候若是當選憶靈的護衛,擁有一到兩件太古神器也說得過去。

    隨后,江源為了試驗一下四圣杖的威力,特地一心二用,掌控四圣杖和碧落黃泉在神界之中對抗了一番。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神界太脆弱,還是這兩件武器太強,一次碰撞之下,余威震碎了萬里山河。

    江源可不敢再弄了,若是不小心把神界震碎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青龍曾說過,四圣杖是四靈復蘇的關鍵,如今萬事俱備,只差青龍之器。成為憶靈的護衛,就能得到一件太古神器,將其與東方劍交換,拿到昊龍塔,從此平步青云。”江源心中盤算著。

    這一切還是要有足夠的實力才好,若是戰敗,無法成為憶靈的護衛,到時候只能先犧牲一下南宮洛的炎帝昊天鏡了。畢竟東方劍的昊龍塔與炎帝昊天鏡的屬性相似,東方劍同意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清早,殿外禁制傳來一道信息,懷空和尚在殿外等候。在這天龍營內江源就認識兩個人,一個是懷空和尚,一個是魔沅。雖然說這倆人都不是很靠譜,除了這兩個,其他的都形同陌路。他們不屑與江源交流,江源也不屑和他們打交道。

    走出大殿,懷空和尚與往常一般,雙手合十,對江源打個稽首,語氣平淡,說道:“江源施主,貧僧剛剛從外采集天地精華歸來,偶遇一位女施主,說是來找江施主你的,此刻就在天龍營外等候。”

    “哦?女的?”江源一愣,自己在龍族的朋友寥寥無幾,除了憶靈就是雪天曜。雪崇圣對自己頗為看好,但既然說是女的,那肯定不是這對父子。

    “那女的長什么樣子?江源詢問道。

    懷空神色平靜,說道:“阿彌陀佛,美女如紅粉骷髏,貧僧是出家之人,怎會無端關注女子的相貌。”

    這話倒是把江源逗樂了,拍拍慧空的肩膀,笑道:“你少來,快跟我說說那女子長什么樣,穿什么樣的衣服,若是那圣辰靈祖來了,我就不見了。”

    懷空沉思片刻,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唉,那女子長得……驚為天人!貧僧言語匱乏,只能如此形容。衣著嘛,倒是沒在意,不過稱呼貧僧為大師,這樣一來應該不是圣辰靈祖前輩了。”

    江源暗暗點頭,若是圣辰靈祖的話,看到懷空這個晚輩,最多叫一聲小師傅,怎么可能稱呼大師。不過懷空既然用驚為天人這四個字來形容,那長相必然也不一般了。這么一說,江源倒真想看看了。

    與懷空道別,直奔天龍營外而去,遠遠看到有一道倩影等候,定睛一看,不是憶靈又是誰。懷空倒也有趣,來參加護衛選拔,竟然連憶靈都不認識,看他剛剛的模樣,是確實不認識了。

    “這丫頭,圣辰靈祖都已經禁止她來此,還是偷偷地來了。這里是給她選護衛的地方,嚴重一點就是選夫君的地方,她一個姑娘家的來這里,傳出去得顯得多么不矜持。”江源暗道。

    憶靈還沒發現江源,江源施展縹緲仙蹤,瞬息而至。本想嚇她一跳,可還不等靠近,憶靈小手一揮,一道七色神光憑空浮現。

    這變化來的太快,江源一時沒反應過來,撞在了七色神光之上,被彈了回來,頗為狼狽的坐到地上。

    “嘻嘻,江源你在我面前施展縹緲仙蹤可是班門弄斧了,別忘了你的縹緲仙蹤是誰傳授給你的。再說了,你的縹緲仙蹤只修煉到了第七層,而我已經修煉到了第八層,認輸吧。”憶靈一臉炫耀的說道。

    一邊說著,一邊拉江源起身。

    “憶靈,圣辰靈祖不是不允許你來這里嗎,你這樣偷偷跑出來,真的沒問題?”江源問道。

    “沒事的,娘親最疼我了,不會怪我的。”憶靈說道:“這些東西你拿著,好好修煉,一定要贏!”

    說著,遞給江源一只須彌戒,即便在元靈龍域,須彌戒也比較通用。不然,贈送東西總不能從神界中臨時往外搬吧。

    江源倒也沒客氣,結果須彌戒丟入了神界當中,一點都不在乎是不是吃軟飯。

    “你來該不會是單純給我送點東西吧,如果這樣的話,派個人來就好了。”江源說道。

    憶靈神秘一笑,說道:“當然還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你拜托我的兩件,我已經都問過了。”

    一聽這話,江源激動起來,一把抓住憶靈的香肩,晃了兩下,說道:“憶靈,你真是太棒了,快告訴我!”

    “哎呀,你先放開我,天龍營那邊還有不少人看著呢。”憶靈說道。

    江源自知失態,放開憶靈,但心中依舊激動。

    憶靈輕咳一聲,走近江源,趴在他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問過靜嵐阿姨了,天元大陸比較特殊,由于百萬年以來只走出過三位神靈,因此比較容易查。近十年之中,并沒有憑借升仙門分身進入天元大陸的記錄。”百度一下“九劫道生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