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下意識的,阮倩兒問了這么一句。

    “過來”

    沒有回答她的話,謝震霆又重復了一遍。

    偌大的房間里一片寂靜,靜的連彼此的心跳聲都讓人覺得像擂鼓一般。看著那頭烏黑亮麗的長發,謝震霆有一剎那的恍惚。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回來了。

    那一刻,他突然那么那么的想見她,看看她對他的恨意是不是少了一點?

    還在,她一直在這里。

    “阮倩兒”

    他淡淡的喚了一聲,聲音低沉喑啞。

    “嗯”

    以為他有話要說,阮倩兒下意識的抬起了頭,卻恰好和他剛剛垂下來的頭撞在了一起,登時,一道沉悶的低吼聲從頭頂上方傳了過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有沒有怎么樣?”

    她急急的說道,這個男人的陰晴不定讓她捉摸不透。

    “你說什么?”

    謝震霆沒好氣的說道,她是木頭疙瘩嗎?對于一個工于心計的女人來說,討好男人不應該是她們最拿手的嗎?

    “呃?”

    聽到他的話,阮倩兒一下子愣住了。

    “阮倩兒,別忘了那十個億,如果你讓我滿意了,或許我們可以一筆勾銷,否則的話,你就等著加倍賠償我吧。”

    說這話的時候,謝震霆的臉上掛上了一抹陰謀的笑。

    唇角微揚,阮倩兒一臉嘲諷的笑了,眸底的茫然被深深的悲涼所取代,或許在這個男人的眼中,她和那些貪慕他錢財的女人沒有本質區別,也對,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她應該盡職盡責才是。

    想到這里,深深的吸進一口氣,她慢慢的坐直了身子。

    那雙翦水明眸定定的看著他,如蝶翼般的睫毛不受控制的微顫著,心跳如同擂鼓一般。

    謝震霆面無表情的說道,她裝出這副可憐樣是為了博取他的同情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的如意算盤可就真的打錯了。

    她的存在還有一項就是承受他的怒氣,對,是怒氣,因為她輕而易舉的就將本該屬于小楓的一切奪走了。

    如果不是她,小楓怎么會死?

    “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么要嫁給我?確切的說,你和我媽有什么陰謀?”

    “沒……沒有”

    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阮倩兒喃喃的說道,她有點聽不明白他的話。

    陰謀?她們之間會有什么陰謀。

    “沒有?”

    眼睛微微的瞇縫起來,謝震霆低低的問了一句,大手用力的攫住了她那精致的下巴,“阮倩兒,看來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

    話音剛落,他猛地起身,那陰狠的模樣和剛才的他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仿若一盆涼水潑下,渾身一激靈,阮倩兒迅速的坐了起來。

    “我累了,你去給我放洗澡水吧。”

    臨走前,謝震霆冷冷的拋下了這句話。

    看著他那漠然的背影,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最后在一道無聲的嘆息聲過后,阮倩兒跟著他走了上去。

    浴室里,看著那徐徐流出的水流,阮倩兒的眸子里有著深深的懷疑,她不明白他口中所說的陰謀是什么?還是說在他的眼中,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是有陰謀的,既然如此,他又結這個婚做什么。

    站在浴室門口,謝震霆靜靜的看著她,當然也沒有忽略她臉上那糾結的神情。

    “水要流出來了。”

    在她恍惚的時候,一道冷冷的男聲在身后響起,緊跟著一條修長的腿邁進了浴缸。

    “哦,水溫剛好,你洗吧。”

    臉驀地一陣滾燙,沒有抬頭,阮倩兒轉身就準備向門口走去,卻在剛剛轉身的那一剎那被人握住了手腕。

    看著他,阮倩兒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要不怎么說拿人的手短。

    偌大的空間里突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半晌,就在阮倩兒以為他已經睡著的時候,謝震霆突然又開口說話了。

    “記住,千萬不要愛上我,因為等待你的除了地獄還是地獄。”

    那一個晚上,謝震霆沒有再為難她,洗完澡后便將自己一個人關進了書房。

    站在書房門前的過道里,猶豫再三之后,阮倩兒還是輕輕的敲了敲書房的門,剛剛在洗澡的時候,她察覺到他無意識的摁著胃部蹙眉,想來是胃不太舒服的緣故吧。

    “進來”

    下一刻,一道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從里面傳來。

    聞聲,阮倩兒慢慢的推開了那扇門,書房里一片漆黑,只有零散的星光透過寬大的落地窗照射進來,此外便是無休止的黑暗。猩紅的火點忽明忽暗的燃燒著,慢慢的燃燒著寂寞。

    “有事?”

    看著她杵在那里一動不動,謝震霆不悅的皺了皺眉頭,那聲音不自覺的帶上了一份冷凝的味道。

    “哦,我給你溫了一杯牛奶,趁熱喝吧。”

    說話間,阮倩兒快速的走過來,然后將杯子放在了桌上,看都沒看他一眼轉身又向門口走去。

    “等等”

    看著她那如避蛇蝎的神情,謝震霆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真是個讓人費解的女人,明明怕他怕的要死,偏偏還要自己送上門來。

    腳步硬生生的頓在了那里,阮倩兒無聲的呼出了一口氣,轉身的時候,臉上掛上了一抹完美到無懈可擊的笑。

    “時候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晚安。”

    說完,不等他回答,她快速的向外走去。

    “陪我坐一會。”

    謝震霆淡淡的說著,起身,走到了寬大的落地窗前,任由點點星光將他密密麻麻的包圍起來。

    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無聲的轉過了身,他語氣中的落寞和傷感讓人為之一驚。

    印象中他總是冷漠又盛氣凌人的。

    無言的沉默在兩個人中間緩緩的流淌著,搖晃著杯中酒紅色的液體,謝震霆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這個女人難道是個啞巴嗎?

    “和我說說話”

    他冷冷的命令道,這一刻,他只想有一些聲音陪伴在自己左右。

    “說話?說什么?”

    阮倩兒一臉不解的看著他,他們之間貌似沒有什么共同語言吧。

    聽到她的話,深深的吸進一口氣,謝震霆強自壓制住了自己心頭那噴涌而出的怒火,這個女人當真是笨的可以。

    “說說你把那十個億都拿去干什么了。”

    淺淺的啜了一口杯中酒,謝震霆淡淡的說道,或許今晚找她當聊天的伴,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呃?”

    阮倩兒一愣,隨即垂下了眸子,“這個問題可以不回答嗎?”

    “你……”

    謝震霆登時氣結,本就煩躁的心更加的煩躁起來,“出去,馬上給我出去,不要讓我再見到你。”

    “好,晚安。”

    說完這句話,阮倩兒簡直是落荒而逃。畢竟,有那個男人存在的地方似乎連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多呆一秒種都會讓人窒息。

    看著她的背影,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謝震霆終是什么話都沒有說出來,只是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看向遠處的目光除了空洞還有更深更深的茫然。

    那一晚過后,阮倩兒有接近一個禮拜沒有看到他,只不過他的消息仍是如雪片般鋪天蓋地的襲來,每一天的報紙娛樂版上都有他的大幅圖片,圖片上的他依舊那么的俊帥逼人,而在他的身側總是偎著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

    迎著金燦燦的陽光,看著那笑的無比妖冶的女人,還有他那微抿的薄唇,阮倩兒淡淡的笑了。

    原來……是有了新歡。

    這次,她或許可以真的解脫了吧。

    想到這里,將報紙合攏放在一旁的茶幾上,她慢慢的站直了身子,環顧四周,整間屋子被裝修的富麗堂皇,大理石地磚讓人的影子都清晰可辨,可是卻無端的讓人發冷。

    樓上的主臥室在那一晚過后她便再也沒有進去過,因為推開那扇門,她似乎就能看到那樣的一幅場景。

    他伏在那個女人的身上,那個女人看向她的目光全是嘲弄和不屑,還有那糜爛的氣息輕而易舉的就襲擊著她的鼻子,讓人有一種作嘔的感覺。

    就在她剛想上樓將一切全都換掉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竟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你好,我是阮倩兒。”

    摁下通話鍵,她客氣而又疏離的說道。

    “今晚八點在老宅有個聚會,你自己先過去。”

    話筒那端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是謝震霆。

    聽到那聲音,阮倩兒一臉自嘲的笑了。

    很可笑不是嗎?她是他的妻子,卻對他的電話號碼那樣的陌生。

    “喂,聽見我說話了沒有?回答。”

    話筒那端傳來的聲音隱隱含著一絲慍怒。

    “我知道了,我會按時過去的。”

    她的話剛剛說完,下一刻,話筒里便傳來了一陣“嘟嘟嘟……”的聲音。

    還沒等她回過神來,門鈴聲意外的響起。

    眉心微蹙,阮倩兒一臉狐疑的走了過去,打開門,一個穿著職業裝的女子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謝太太你好,這是謝先生為您選好的衣服和首飾。”

    衣服首飾?

    想起今晚的晚宴,阮倩兒的心頭滑過一絲了然。

    他該是害怕她丟了他的臉吧。

    “我知道了,謝謝。”

    將衣服和首飾接過來,阮倩兒微微點頭道謝。

    當門“吱呀”一聲被關上的時候,偌大的房間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

    坐在沙發上,阮倩兒打開了那個包裝精美的盒子,甫一掀開蓋子,她淡淡的笑了。

    他似乎很知道她喜歡什么,還好,他不是要她穿的跟花孔雀一般,就沖這一點,她決定今晚無論如何她都會配合好他。

    就在這時,手機又一次響起,看著來電顯示,唇角微揚,她摁下了通話鍵。

    “衣服還喜歡嗎?”

    話筒里,謝震霆的聲音再次傳來。

    “很好,謝謝。”

    握著手機,她真心的說道。

    “那就好,今晚不要讓我失望,做好你該做的,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已經是謝家的大少奶奶了。”

    “我知道,我會盡力而為。”

    晚上六點,司機如約的等在了別墅門口。

    “少奶奶,是少爺讓我來接您的,少奶奶請。”

    司機恭敬有禮的說道,可那眼神卻意外的帶著悲憫。

    “謝謝”

    微微頜首,阮倩兒彎身進了車子。

    夜色漸漸的濃郁起來,五彩的霓虹燈在這樣的夜晚發出一道道瑰麗的光芒,投射在人的身上有著一種斑駁陸離的光影。

    直到車子駛進謝家的老宅,阮倩兒才收回投向外面的目光,深深的吸進一口氣,她坐直了身子。因為她知道屬于她的“戰爭”馬上就要打響了。

    “少奶奶里面請,夫人已經在里面等著了。”

    見到車子停下,就看見管家急急忙忙的走了過來,打開車門,態度無限恭謹。

    “謝謝張媽”

    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阮倩兒輕聲說道,跟隨著她向里面走去。

    或許還不到時間的緣故,大廳里并沒有幾個人,而她也是被徑直帶向了二樓的書房。

    “夫人,少奶奶來了。”

    輕輕的敲了敲房門,張媽輕聲說道,在聽到里面的回聲之后慢慢的推開了那扇門,“少奶奶請”

    “媽”

    踏進那扇門,阮倩兒輕輕地喚了一聲。

    “來了,坐吧。”

    站在落地窗前,雙手環胸,湯燕并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了這么一句。

    “是”

    低低的應了一聲,走進去,阮倩兒垂首站在了她的身后。

    “我交代你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深深的吸進一口手中的煙,吐出來的時候,湯燕的臉整個的被煙霧所籠罩。

    “還沒有”

    無聲的吞了一口唾沫,阮倩兒低聲應道。

    “你說什么?”

    “不……不是那樣的。”

    見狀,阮倩兒連連搖頭,一道無聲的嘆息就這樣從唇間逸出。

    “那就好,別忘了咱們當初談好的條件,如果你懷孕生下的是男孩我給你一千萬,女孩的話五百萬,如果你的肚子爭氣點能生個龍鳳胎的話,我就付你五千萬,這筆交易你不會吃虧的。”

    湯燕趾高氣揚的說道,如果不是看她的身家還算清白,而她的叔叔又曾經救過她的命,她怎么也不會答應這么親事,畢竟想做她兒媳婦的人可是大有人在。

    “謝謝媽”

    唇角那一絲自嘲的笑一閃而過,阮倩兒將頭轉向了一邊。

    “對了,這幾天在報紙上和震霆傳緋聞的那個女人你最好注意點,那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必要的時候我會幫你,但是你要記住,別人幫的了你一時,幫不了你一世,好自為之吧。”

    說完,湯燕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別人都羨慕嫁進豪門的女人,豈知豪門女人的命苦又怎么是外人可以體會的。

    “謝謝媽的提醒,我會注意的。”

    “嗯,時候不早了,我們下去吧,震霆沒陪你一起來嗎?”

    環顧四周,湯燕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他有點事要晚點才能過來”

    阮倩兒不卑不亢的說道,看見她過來,連忙側開了身,就在這時,書房的門被人“哐啷”一聲從外面撞開了。

    “媽,客人都來了,你怎么還不下去?”

    房門打開,一個一身白色西裝的男子倚靠在門邊,臉上有著一抹邪魅恣肆的笑意。

    “這不是來了嘛”百度一下“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