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站住”

    可是很顯然,有人并不甘心就這么被無視。

    腳步一頓,阮倩兒緩緩地轉過了頭,“協議沒簽。”

    她淡淡的說道,直接給了他一個明確的答案。

    不知道為什么,在聽到那句話時,謝震霆突然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一晚上那煩躁不安的心情終于得到了緩解。

    站起身,他慢慢的走向她,唇角勾起了熟悉的弧度,甚至于那雙冰冷的眸子里都泛起了暖意,徑自走到她身邊,拇指和食指輕輕地抬起了她的下巴——

    “這次,是你自己選擇要留下來的,以后離婚的話我再也不想從你的嘴里聽到,知道嗎?”

    他輕聲說道,溫熱的氣息悉數噴在她的臉上,卻莫名的讓人覺得有一股森然的涼意從腳底一路之上。

    渾身一顫,阮倩兒什么都沒說,只是抬起手輕輕地拿開了他的手,隨后大踏步的向樓上走去。

    看著她,謝震霆什么也沒說,只是那張臉上露出了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笑,好像帶著一點慶幸的味道。

    直到臥室的門在身后緊緊的合攏,仿佛全身的力氣都被抽空了似的,阮倩兒的身子順著門板緩緩地滑坐到了地上,心如同擂鼓般的狂跳著,那垂落下來的長長發絲遮住了她大半邊的臉,讓人一時再難看到她的表情。

    房間里很安靜,有霓虹燈閃爍的光芒透過寬大的落地窗照進來,在人的身上鍍上一層夢幻般的光芒。

    不知道坐了多久,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她慢慢的爬了起來,身上依舊穿著那身禮服就這樣爬上了床,不一會的功夫,竟然沉沉的睡著了。

    許久許久,臥室的門再次被推開,看著床上那沉睡的女人,謝震霆一下子愣住了,隨即,將腳步放的更輕。

    耳畔,是她輕且淺的呼吸聲,莫名的給人一種安定的力量。

    深深的吸進一口氣,空氣中全是她身上那種甜甜的女人香。

    因為他的靠近,柔軟的床榻一側深深的陷了進去,修長的手指挑起她長長的發絲在指間把玩著,看著那抹恬靜的睡顏,不知不覺間竟也失了神。

    空間如此的靜謐,這一刻,貌似很溫馨,也很甜蜜。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突然毫無預警的響起,像是怕驚醒她一般,謝震霆隨即拿過來摁下了通話鍵——

    “倩兒,南宮答應給你那二十億了。”

    話筒那端,傳來了風慕的聲音,隱隱帶著一絲興奮。

    聽到他的話,謝震霆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握著手機的手不自覺的抖了一下,那一聲“倩兒”聽在他的耳朵里竟是那樣的刺耳。

    “倩兒,你聽到了沒有?”

    這端異乎尋常的安靜讓風慕的嗓音陡然提高了好幾度,“倩兒,說話。”

    下一刻,他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有勞風少費心了,她已經睡著了,恐怕不能接你的電話了。”

    看著那張恬靜的睡顏,謝震霆冷聲說道,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

    話筒那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隨后電話里便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

    手緩緩地放下來,看著掌心里的手機,謝震霆猛地揚手,只聽“叭”的一聲,手機撞到墻上碎成了好幾半。

    像是不滿噪音的騷擾,嘴里不知道嘟噥了一句什么,掉轉個身,阮倩兒再次沉沉睡去。因為她的動作

    在昏暗的燈光下發出一道道誘人的光澤,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謝震霆順手扯過一旁的被子蓋到了她的身上。

    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轉身走了出去。

    薄唇緊抿,似在極力的隱忍著什么。

    光影流轉間,黑夜悄然過去,天漸漸地亮了起來,咆哮了一整夜的風也慢慢的平靜了,遠遠看過去,大街上一片蕭索。

    揉揉惺忪的睡眼,阮倩兒緩緩地坐了起來,不經意的轉頭,身側的位置還是那么的平整,低下頭,衣服還是昨晚的那件禮服,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身上多出了一條被子。

    可能是半夜里自己覺得冷,所以拿過來的吧。

    想到這里的時候,她的心情似乎也好了很多。

    偌大的房間里,一片寂靜,隔著那扇寬大的玻璃窗,可以清楚地看到萬丈霞光從東方的天際一點一點的升起,然后釋放出那一剎那的光華。

    捂著嘴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看著那扇緊閉的房門,神情再一次呆愣,就在這時,肚子突然發出了一陣陣不合時宜的“咕嚕咕嚕……”的聲音,直到這時,她才突然記起,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她竟然一點東西都沒吃,怪不得肚子會抗議。

    想到這里,她迅速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簡單的洗漱過后,向樓下走去。

    張媽還沒有來,所以偌大的房間里只有她一個人弄出的聲響,那樣的寂靜讓人從心底覺得發慌,所以在經過客廳的時候,她隨手打開了電視,然后將聲音調到最大,任由那鼓噪的音樂聲在耳邊盤旋。

    洗手淘米,嘴里哼著不知名的小曲,她愜意的享受著屬于她一個人的寧靜早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睡飽了的緣故,總覺得今天的陽光格外的明媚,連帶著人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淘米下鍋,又從冰箱里拿出新鮮的食材,今天,她準備好好犒勞一下自己,就當是給自己多日來緊繃的心情放個假,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不管是不是如自己的意。

    躺在書房的椅子上,在一道幾不可聞的嘆息聲過后,謝震霆緩緩地睜開了眼睛,手輕撫著額頭,眉間的褶皺更深,微微一挪動身子,渾身仿佛散架了似的疼。

    一夜未眠,在清晨時分才在半夢半醒之間睡去,也不過才瞇了一小會,便聽到了從門縫里傳來的那震耳欲聾的音樂聲。

    火熱的搖滾,讓人心情澎湃。

    深深的吸進一口氣,他站了起來,甫一拉開門,便有飯菜的清香在鼻間縈繞,西紅柿燉牛腩的味道,唇角不自覺的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摸摸癟癟的肚皮,他剛要下樓,卻在腳踏上第一道臺階的時候陡然停住了,手扶著旋梯,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她如同是一只歡快的小燕子一般在廚房里忙碌著。

    那臉上明媚的笑容是他不曾見過的,有陽光的味道。

    突然間,他就膽怯了,害怕自己的出現打碎了那一地的陽光。

    終于,在最后一道菜也利落的端上桌之后,阮倩兒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那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湯,她用力的揮了揮拳頭。

    “阮倩兒,加油。”

    說完,她率先挖起一口米飯塞進了嘴里,稻米特有的清香味道在唇齒間縈繞著,也拉開了一天嶄新的生活。

    站在樓梯口,謝震霆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唾沫,似乎是不敢相信她也會有這樣的一面,曾經,他在莫楓的身上看到過,簡單而容易滿足。

    他們就這樣一個站著一個坐著,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而她,卻壓根不曾注意到他的存在。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再一次響了起來。

    聽著那熟悉的鈴聲,渾身一激靈,阮倩兒猛地站了起來,手中的勺子就這樣“哐啷”一聲掉在了地上。

    他……竟然在家!

    狠狠的咒罵了一聲,謝震霆一臉訕訕的轉過身去,佯裝著不在意的向樓下走來,手中的手機依然在震天價的響著,可是他卻像是沒有聽到一般。

    就那么站在那里,阮倩兒突然間忘記了所有的反應。

    “愣著干什么?給我盛碗飯。”

    摁下拒聽鍵,謝震霆淡淡的說道,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看了他一眼,艱難地咽下一口唾沫,阮倩兒轉身向廚房走去,給他盛了滿滿一碗的米飯,放上桌的時候,她順道去客廳里將電視一并關上了。

    登時,偌大的空間里又一次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

    在飯桌前重新坐下的時候,阮倩兒明顯的有點心不在焉,剛剛還覺得美味無比的飯菜如今再次吃下去卻是味同嚼蠟,將米粒含在嘴里,嚼了半天還是覺得干澀,任憑她用盡力氣依然咽不下去。

    最后,她索性將筷子放了下來。

    在她的對面,謝震霆大口大口的吃著,那模樣活像就是餓死鬼投胎,短短幾分鐘的功夫,四菜一湯已被他清理了大半,看那樣子,是不吃完絕對不會罷休的。

    “再給我一碗飯”

    就在她愣神的時候,一個空碗突然伸了過來。

    接過碗,阮倩兒無言的起身,好在今天做得多,所以鍋子里依然有很多的米飯,又給他盛了滿滿一大碗,她放在了他的面前。

    二話沒說,謝震霆端起來就吃,這個時候的他好像把她當成了空氣。

    見狀,阮倩兒索性站了起來,已經沒有了胃口,又何苦坐在這里干受罪,可就在她站起來的時候,謝震霆的視線掃了過來,沒有過多的停留,只是說了這么一句話——

    “坐下”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透露著不容人拒絕的堅定。

    看了他一眼,阮倩兒什么話都沒說,只是重新坐了下來。

    偌大的房間里很安靜,只有他咀嚼東西的聲音清晰可聞,終于,在又一碗米飯下肚之后,摸摸圓滾滾的肚皮,謝震霆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然后心滿意足的呼出了一口氣。

    他突然有一種預感,如果這個女人照這樣三餐做給他吃的話,不出三年,他就會變成腦滿腸肥的胖男人,就算是扔到大街上,都不會有女人多看他一眼。

    “米飯做的有點硬了,下次記得多加點水。”

    他淡淡的說道,提著自己的意見,壓根也不管人家是不是會聽。

    聽到他的話,阮倩兒一下子愣住了,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隨即臉上又恢復了慣常的無波無瀾。

    斜睨了她一眼,謝震霆站了起來,走到客廳里,拿起來今天的早報,只一眼,他的眸色便沉了下來。

    報紙上,那相依相偎的畫面突然間就刺痛了他的眼。

    在這個世界上,永遠都有很多人是唯恐天下不亂的。

    廚房里,阮倩兒不停的忙碌著,將碗碟洗干凈,然后一一擦干才分門別類的放進柜子里,又將灶臺擦了不下三遍,直到上面能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影子才罷休。

    客廳里,依稀能看到他的身影,因為背對著這邊,所以不知道臉上的表情是怎樣的。

    終于在廚房里把所有的事情做完,她才不情不愿的走了出去,要上樓,必須經過客廳,可是經過客廳必然又會見到他,無奈之下,她還是硬著頭皮走了出去。

    目不斜視,她徑自向樓上走去,可是人還沒走到樓梯口,謝震霆的聲音便傳了過來,莫名的帶著一股冷意。

    “你就沒有什么想要對我說的?”

    死死的握緊手中的報紙,謝震霆的聲音有著強自壓抑的平靜,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她,里面卻已是翻江倒海。

    “我昨晚就說過了,協議沒簽。”

    沒有回頭,阮倩兒淡淡的說了這么一句,多余的話她一個字都不想說。

    “就這樣?”

    說話間,謝震霆已經起身站了起來,手中的報紙被他緊緊的攢成了一團,每走一步都像是腳上灌了鉛一般沉重無比。再加上風慕昨晚的那個電話,由不得他不多想。

    “你還想聽到什么?”

    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的聲音里有著一種徹骨的無力。

    一天的好心情在這個陽光明媚的清晨便已經消失殆盡了。

    “昨晚你和誰在一起?”

    站在她的面前,謝震霆漫不經心的問道,連風慕都不惜替她出面,她到底瞞著他做了什么?

    “你這是在質問我嗎?”

    抬眸,阮倩兒無畏的迎上了他的眸子,嘴角有著一抹淡淡的嘲諷。

    “隨便你怎么想”

    對于這一點,謝震霆倒是絲毫都不避諱,那雙深邃的眸子似乎想透過她的眼睛看進了她的心里。

    “我拒絕回答”

    說完,繞過他,阮倩兒徑自向樓上走去。可是還沒等她回過神,一陣天旋地轉的眩暈過后,她已經落在了謝震霆的懷里,幾個大踏步,他將她重重的拋向了沙發,撿起那個被他揉成一團的報紙扔到了她的身上。

    眉頭緊蹙,阮倩兒一臉狐疑的看著他,心頭陡然滑過一陣不太好的預感,手指顫巍巍的將報紙一點一點的攤平,當看到那幅巨幅照片時,只覺得“轟”的一聲,大腦一片空白。

    “現在你該有話對我說了吧。”

    緊挨著她身側坐下,謝震霆陰惻惻的說道,一只手臂牢牢地箍住她的腰,讓她移動不了一分一毫。

    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阮倩兒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轉過頭看向他,然后緩緩地搖了搖頭。

    “這么說你是承認了。”

    眸子危險的瞇起來,謝震霆的聲音更像是牙縫里擠出來的,帶著一種咬牙切齒的味道。

    “隨便你怎么想吧”

    這一次,阮倩兒是豁出去了,因為清楚地知道越描越黑的道理。

    “很好,我欣賞你的坦率,但是很遺憾,坦率至少在現在看來是沒有一點用的。”百度一下“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