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她放下衣服,哪怕已是卻作極輕,卻也忍不住的疼痛出聲。

    她真佩服自己呀,這樣的她,怎么就沒死呢?怎么就還能來了這個地方呢?

    應該,死了才好!

    這樣的她,怎么能夠站在席少身邊。

    怎么能夠做他的妻子?

    這輩子,她欠這男人的最多了。

    “姑娘,藥熬好了,我給你端進來吧!”是那個老太太的聲音,有些嘶啞。

    余小青猶豫了下,無力的“嗯”了聲。

    “這些都是中藥,我家老頭子說,可以外敷內喝的,你趕緊趁熱喝了,然后我給你把這磨碎的草藥給你敷上!”

    這里什么都沒有,自然也沒有醫生,沒有藥,不過,那老伯似乎懂些醫術,所以,算是慶幸。

    “古媽,沒事,反正也不是什么大傷!”余小青勉強笑著說道,這夫妻倆姓古,所以,余小青稱他們古媽古爸。

    夫妻倆的性格有些古怪,古媽話多,多的你只要見她,她就一直嘮叨個沒完沒了。

    古爸不知是不愛說話,還是……啞巴,來這里幾天,余小青就沒聽他說過一句話。

    而余小青本身就和生人話不太多,這會兒出了這事,話也變得更少了,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聽古媽在說。

    “嘖嘖,你看你長得這么漂亮,這要是不好好調理,留下傷疤了,可如何是好?以后嫁人……”

    “古媽,我能以后都跟著你和古伯在這邊生活嗎?”余小青打斷她的話,然后說道,嫁人,呵呵……她再也不敢想了。

    古媽端著碗的手一顫,放下手中的碗,她拉起余小青的手,有些驚訝她會提出這樣的一個要求。

    這里荒山野林,她和老頭子如果不是為了當年那事兒,哪里會這么自找苦吃的跑到這里來,看這姑娘長得也算得上是一美人,難道給人追債還是?

    否則,她實在想不出能有啥目的和他們留在這大山之中“姑娘,你告訴古媽,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還是……欠人家錢了?”

    余小青搖頭,她見古媽看著自己的臉,她抬手,有些不自在的掩著面,淡淡地笑了笑“古媽,以后我再告訴你,可以嗎?”

    “好……好……”古媽見余小青表情有些痛苦,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的回憶。

    她倒也是個會看臉色的人,連忙點頭,接著說道:“其實你要是能留下來,我和你古爸甭提有多高興了,這么些年,天天就我和他在這深山里,你古爸他不愛說話,所以,時間久了,現在連口都不愿意張了,我呢?怕悶,害怕有一天也和你古爸一樣,變成啞巴了,所以,我只好天天沒完沒了的說話,就怕……”

    古媽說著,便撩起衣袖擦臉上的淚水。

    余小青見她哭,頓時心情也有些抑郁了。

    輕嘆了口氣,拿起放在桌上的碗,咕嚕咕嚕的喝了個干凈,這才說道:“古媽,你幫我上藥吧!”

    “好……好……”古媽擦干淚水連忙應道。

    當她脫掉衣服,她在古媽的眼里看到了恐懼還有一絲絲隱忍的惡心,還有同情。

    “這是哪個黑心的人,怎么能把你弄成了這般模樣!”只是讓余小青心慰的是,古媽沒逃掉,卻用手摸著她的傷疤,直掉眼淚。

    這讓余小青冰冷的心,有了一絲絲溫度。

    草藥不知給古伯添加了什么,抹上去,居然有絲冰冰涼涼的感覺,痛處一下子舒坦了許多。

    她側躺著,淚自眼角劃落。

    她不知道上輩子到底是做了多少的壞事,這輩子居然要遭受這么多的磨難。

    想著,或許自己根本沒有灰姑娘的命。

    否則,前面,剛和上官仲琪感情有起色,便出了那件事。

    這會兒,才打定主意和席少共度一生,接著,便給人這樣的糟蹋。

    只是,想著那隱約中有些熟悉的聲音,她淚流得更兇了,她在心里祈禱,不是她,一定不要是她!

    否則,她真會瘋的,雖然心里想了幾天也想不出來,誰還能對她做出那樣的事。

    畢竟,知道她與席少與上官仲琪關系的人不多,而且,又能在知道了這層關系后還敢那樣對自己,她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人。

    心,糾著痛!

    幫她涂好藥后,古媽便囑咐她先側躺下,便出了門。

    不一會兒,余小青便聽到了古媽嘔吐的聲音,應該顧忌她的感受,走得已是極遠,聲音極輕,但,她還是聽到了。

    連古媽這個上了年紀的女人見到都會有這樣的反應,呵呵……

    席少呢?上官仲琪呢?

    她費力的坐起身,抱著膝蓋,將頭埋在其中。

    她能選擇死嗎?

    能嗎?

    席家

    “怎么樣?”席少問道。

    銀面人拿著一大摞的照片站到他們面前。

    接著,銀面人發現,席少的手開始滴血,然后越滴越多……

    “少……”銀面人看了影一眼,兩人一起上前,拉起席少的袖口。

    兩支手上全是鮮血。

    天呀,這男人居然把整個指甲luo lu的部分全插入了掌心中。

    “少……”

    “去查,不惜任何代價!”他咬著牙,臉頰因用力而抽搐著。

    裝修席麗的房間里

    施蔓卷縮在角落里,她抱著頭,痛苦的顫抖著身子。

    “對不起,青兒,對不起……”她的口里一直嘀咕著同樣幾個字。

    “哥,蔓兒的精神似乎已失常,必須馬上送到精神病院。”

    上官惜云對著上官仲琪報道著。

    上官仲琪上前,在施蔓面前蹲下身,伸出右手,掐著施蔓的脖子,然后硬生生的將她整個人提了上來。

    “告訴我,你到底把她藏哪兒了?”他怒吼道,手一松,施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角因為重力都摔出了血來。

    “哥,你別這樣!”上官惜云上前攔阻道。

    她是母親最好姐妹的女兒,是他至親的表妹,他何嘗想這樣對她,可是……

    “痛,青兒,我痛!”她叫著。

    上官仲琪再次蹲下身“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青兒,青兒……!”施蔓瞳孔突然放大盯著上官仲琪。

    接著,施蔓便顫顫巍巍的站起身,她拼命的搖著頭,然后一步步后退。

    “她對你那么好,你怎么能以那種方式那樣對她呢?你到底是不是人?”上官仲琪怒吼著,雙拳緊握,咬齒咬得咯咯響,太可怕了,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人帶回來消息說她被那個時,自己心里的感受。

    如果今天面前這個人不是施蔓,他絕對會把她掐死。

    “不是,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施蔓抱著頭,大叫道,真的不是她,真的不是她,她沒想到過那樣對她的,她理智清醒后,她也后悔那樣做了,她本來準備把余小青送回去的,可是……她被人打暈了,她……她醒來時,余小青就不在了,她根本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根本不知道。

    施父,施母聽到聲音推門而入“仲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你這一來就把蔓兒逼到這里,她到底做錯了什么?”

    上官惜云看了看一臉憤怒與不可理解的姨父姨母,然后表情沉重的將前后過程大概說了一遍。

    “你說什么?”施父先反應過來,腳步有些不穩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怔了片刻,便迅速將門從里向外的合上。

    “你說我家蔓兒,蔓兒……喜歡那個席少的女人?”施父不可思議的問道。

    “不……絕對不可能!”施母大叫道,上次,將身子瑟瑟發抖的施蔓拉入懷中“你們不要血口噴人,我家蔓兒是大家閨秀,是將門之后,是……是有著正常的姑娘,是無論如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的,仲琪,你……你怎么能好好的誣陷在自己表妹身上!”

    上官仲琪對于施母的責怪,什么都不解釋。

    半晌才抬頭說道,看著上官惜云“我們走吧!”

    “喂,仲琪,你這要把話說明白,怎么能就這樣……”施母站起身,跟在上官仲琪身后。

    上官仲琪站在門口停了下“我能查到,席少也能查到,你們好自為之!”

    “仲琪,姨父說句不中聽的,你這樣賣命的找一個外人,你是對那女的有意思,還是,你在為席少辦事?”施父的語氣有些陰陽怪氣。

    上官仲琪低頭,外人?他多希望出事的那個她,真的只是外人,而不是她。

    上官惜云回頭,瞪了眼自己的姑父,示意他別再說了。

    只是,施父完全沒理解過來,依舊繼續說道:“那席少若是借此與我們結怨,我告訴你,你必須站在我們這邊,否則……”

    “她是我兩個孩子的媽媽!”上官仲琪幾乎是以吼的方式將這幾個字說了出來。

    “什么……你是說……說她是余小青,可……”施父施母發怔片刻后,同時驚訝道。

    轉頭看著施蔓……

    他們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施母上前,對著上官仲琪便是一跪。

    “仲琪,姨母這輩子也沒求過你什么,這次,姨母求你,求你一定要救救蔓兒,求你……”可憐天下父母心,剛剛還袒護的施母,此刻似乎也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當年,席少,上官仲琪,余小青的故事,在上流社會中,簡直家喻戶曉,每個人都在感嘆那個余小青是否真有什么魔力,能讓這兩個這樣的男人如此對待。

    上官仲琪閉上眼,剛想說什么……

    施蔓突然坐起身,大叫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青兒……”然后便沖了出去。

    “去把她拉回來,然后你們最好讓她說出所有知道的,否則,不光席少,我也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說完,上官仲琪便轉身走出了施家。

    “爸爸,你在嗎?”

    上官緒站在書房外,敲著門。

    上官仲琪坐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頭,似是在想什么,聽到聲音,他極無力的揮了揮手“緒兒去別的地方玩,爸爸有事!”這幾天,他一回來就鉆在廚房里,不吃不喝,晚上也睡書房。

    “爸爸,媽媽讓我給你看樣東西,說,你看到了,就一定會開心的!”

    上官仲琪本想抬頭罵上官緒的,只是,眼睛在看到上官緒從門縫里塞進來的那副畫時,他視線定格了。

    “是她?”他起身,打開門,讓上官緒進來,然后接過她手中的畫。

    是一張素描,但,看得出,那楓雨應該有些繪畫功底,畫中,余小青的表情被畫得極傳神。

    只是……

    右臉上,怎么會有一道刀痕?

    他皺起眉,看著上官緒“她現在在哪兒?”

    “我在這……”

    楓雨推著輪椅從書房外面出現在了上官仲琪面前。

    那天跳樓,別的地方已慢慢恢復,就是雙腿都不同程度的骨折了,上官仲琪本想和她劃清界線,可,無奈有些事情還沒辦法和上官緒解釋,所以,只好讓楓雨以余小青的身份再次回到了上官家。

    好在,楓雨平常性格都極溫順,又出生在那樣的家庭,所以,在待人接物方面,不得不承認她比余小青更識大體,更溫和些。

    對自己的父母及上官緒都有屬于她的一套法子。

    以至于父親在這短短的幾天時間里,不只一次的提出,如果他執意非余小青不娶,那么就讓楓雨替代余小青的建議。

    但,只有上官仲琪自己明白。

    就算長相再怎么相似,就算性格再怎么好,就算處理事情再怎么游刃有余,也不是他喜歡的余小青,又有何用?

    “為何要在她臉上畫這么大的一道刀疤?”

    楓雨見上官仲琪眼里透著焦急,從出院到現在,他對她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無論她用任何方式,他甚至連一句話都吝嗇和她講,卻沒想到再次見面,第一句也是問她。

    她微微一笑,這一刻,盡是十分羨慕那個和自己同胞而生的妹妹。

    “我昨晚夢見她了!”說來奇怪,自從兩人關系確定后。

    楓雨不只一次的夢見余小青。

    難道是血脈互通了的原因?她苦笑道。

    常聽說雙胞胎之間會有某種常人不具有的默契與心靈感應,難道真是?

    “然后呢?”

    上官仲琪顯得有些迫切!

    “沒有然后,我就夢見她臉上,身上,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刀痕,然后,她好像在哭,嘴里還在叫著一個人的名字,她讓他救她!”楓雨陷入了回憶中。

    “大大小小的刀痕?”雖不知道這夢的真實性,但,上官仲琪還是給怔住了,他扶著額頭,有些暈眩,心,更只是想著,便糾在了一起。

    如果這是真的,他根本不敢想象。

    還有,她是在叫他嗎?還是……

    “她在叫席少!”楓雨看出了上官仲琪的好奇,出口補充道。

    上官仲琪臉上閃過一抹尷尬。

    “或者,你有看清她在什么地方?”如今,他覺得自己像是病急在亂投醫。

    可是,以他與席少的勢力,都查不出半點的線索。

    不能不讓他心慌。

    楓雨笑了笑搖頭,她本來想說出,她看到了大片的山,大片的樹林,還有竹子石頭徹成的房子,可是……

    這一刻,她討厭看到這男人的笑容。

    那種因她而露出的笑容,太刺眼了。

    “哦,那你出去吧!”上官仲琪失望的點了點頭,視線移到桌上那張畫上,眼神又暗淡了幾分。

    “爸爸,她是誰?”百度一下“天降萌寶:爹地,媽咪送到請簽收杰眾文學”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高速文字首發 本站域名 www.zzjbqu.live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jiezhong.org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